2015年7月22日 星期三

被告臺北高等行政法院第三庭審判長法官黃秋鴻、法官陳鴻斌、法官陳金圍等移花接木,偽造公文書濫權霸凌,罪證確鑿。

被告臺北高等行政法院第三庭審判長法官黃秋鴻、法官陳鴻斌、法官陳金圍等移花接木,偽造公文書濫權霸凌,罪證確鑿。

刑事告訴狀
受文者
正本:
檢察總長 顏大和 最高檢察署特偵組
地址:10048臺北市貴陽街一段235號 電話總機:(02)2316-7000
法務部長 羅瑩雪女士
地址:10048 台北市重慶南路一段130號 電話:(02)2191-0189
監察院長 張博雅女士
地址:10051台北市中正區忠孝東路一段 2 號
電話:(02) 2341-3183 傳真:(02) 2341-0324
立法院長 王金平先生
地址:10051 台北市中正區中山南路1號
電話:(02)2358-5858
考試院長 關中先生
地址:11601台北市文山區試院路一號
電話:02-82366000 傳真:(02) -82366100
日期:
中華民國一○四年七月二十二日星期三
告訴人:
陳昱元 男 44, 12, 7 通訊:台南市歸仁區大廟一街90巷32號
電話:0933-355656
電子郵件:yuhyuan.chen@msa.hinet.net
被告:
被告一:楊莉莉 臺北高等行政法院第三庭審判長法官
地址:11159 臺北市士林區文林路725號
電話:(02)2833-3822
證物:97訴字第2878號枉法判決書
被告二:林惠瑜 臺北高等行政法院第三庭法官
地址:11159 臺北市士林區文林路725號
電話:(02)2833-3822
證物:97訴字第2878號枉法判決書
被告三:畢乃俊 臺北高等行政法院第三庭法官
地址:11159 臺北市士林區文林路725號
電話:(02)2833-3822
證物:97訴字第2878號枉法判決書
被告四:藍獻林 最高行政法院第七庭審判長法官
地址: 100台北市中正區重慶南路一段126巷1號
電話:02 2311 3691
證物:最高行政法院98年09月10日98裁字第2148號枉法裁定
被告五:廖宏明 最高行政法院第七庭法官
地址: 100台北市中正區重慶南路一段126巷1號
電話:02 2311 3691
證物:最高行政法院98年09月10日98裁字第2148號枉法裁定
被告六:張瓊文 最高行政法院第七庭法官
地址: 100台北市中正區重慶南路一段126巷1號
電話:02 2311 3691
證物:最高行政法院98年09月10日98裁字第2148號枉法裁定
被告七:姜素娥 最高行政法院第七庭法官
地址: 100台北市中正區重慶南路一段126巷1號
電話:02 2311 3691
證物:最高行政法院98年09月10日98裁字第2148號枉法裁定
被告八:林文舟 最高行政法院第七庭法官
地址: 100台北市中正區重慶南路一段126巷1號
電話:02 2311 3691
證物:最高行政法院98年09月10日98裁字第2148號枉法裁定
被告九:侯東昇 最高行政法院第四庭審判長法官
地址: 100台北市中正區重慶南路一段126巷1號
電話:02 2311 3691
證物:最高行政法院103年度裁字第797號枉法裁定
被告十:林樹埔 最高行政法院第四庭法官
地址: 100台北市中正區重慶南路一段126巷1號
電話:02 2311 3691
證物:最高行政法院103年度裁字第797號枉法裁定
被告十一:江幸垠 最高行政法院第四庭法官
地址: 100台北市中正區重慶南路一段126巷1號
電話:02 2311 3691
證物:最高行政法院103年度裁字第797號枉法裁定
被告十二:沈應南 最高行政法院第四庭法官
地址: 100台北市中正區重慶南路一段126巷1號
電話:02 2311 3691
證物:最高行政法院103年度裁字第797號枉法裁定
被告十三:闕銘富 最高行政法院第四庭法官
地址: 100台北市中正區重慶南路一段126巷1號
電話:02 2311 3691
證物:最高行政法院103年度裁字第797號枉法裁定
被告十四:胡方新 臺北高等行政法院第二庭審判長法官
地址:11159 臺北市士林區文林路725號
電話:(02)2833-3822
證物:臺北高等行政法院101年度訴字第1298號枉法判決書
被告十五:蕭惠芳 臺北高等行政法院第二庭法官
地址:11159 臺北市士林區文林路725號
電話:(02)2833-3822
證物:臺北高等行政法院101年度訴字第1298號枉法判決書
被告十六:李君豪 臺北高等行政法院第二庭法官
地址:11159 臺北市士林區文林路725號
電話:(02)2833-3822
證物:臺北高等行政法院101年度訴字第1298號枉法判決書
被告十七:黃秋鴻 臺北高等行政法院第三庭審判長法官
地址:11159 臺北市士林區文林路725號
電話:(02)2833-3822
證物: 103年09月11日103年度再字第69號枉法判決書
被告十八:陳鴻斌 臺北高等行政法院第三庭法官
地址:11159 臺北市士林區文林路725號
電話:(02)2833-3822
證物: 103年09月11日103年度再字第69號枉法判決書
被告十九:陳金圍 臺北高等行政法院第三庭法官
地址:11159 臺北市士林區文林路725號
電話:(02)2833-3822
證物: 103年09月11日103年度再字第69號枉法判決書
案情:
被告有些係屬最高行政法院法官,對於程序審查故意「因小失大」:因上訴人暫時無力繳交訴訟費,不但不給訴訟救助,還駁回上訴案,公然湮滅公務員實體犯罪證據吃案,培養政府機構「貪官污吏」「欺負弱勢」逍遙法外機會,公然違反司法守護人權、主張公平正義的本質,知法玩法惡性重大。高等行政法院職掌「嚴格事實審」,也不應該騙我裁判費新台幣肆仟元後,不回應原告論述,為贊成而贊成,為反對而反對,假冒專業欺人耳目,玩文字遊戲偽造公文書「湮滅實體高官貪污犯罪證據」,任意枉法裁判。法律之前人人平等,法官無權階級歧視,更無權不把憲法人權當一回事。檢察官對於每一案件也有絕對責任「調查事實真相」,還原「事實真面目」,而不是為行政法院「枉法裁判背書」,引用「枉法裁判結果」當「偵查結果」,把便宜行事當依法辦理。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八條第一項規定:檢察官因告訴、告發、自首或其他情事知有犯罪嫌疑者,應即開始偵查。偵查的對象是人,而不是行政法院「枉法裁判書」。本案因中華民國104年7月14日台灣台北地方法院檢察署北檢玉張104他3551字第47649號書函內容,嚴肅發現檢察官懶惰不偵查案件,卻做濫引亂用「枉法裁判書」,繼續毀我人格,傷我尊嚴,害我失業,逼我窮困,非逼死我不罷手,這種官官相護的貪官污吏共犯檢察官,可恥!不還我真相,不還我生活,誓死對抗。Believe it or not!Just wait and see!
事實、法律與證據:
一、依據有絕對拘束力的監察院院台業五字第1030167281號函辦理:依「臺灣高等法院檢察暑署所屬各地方法院及其分院檢察署辦理『他』案應行注意事項」之規定簽結者,因未經起訴或處分之程序,不生實質確定之法規範效果,告訴或告發之人仍得就所申告之事實再行申告。」本告訴人再行申告,檢察官不得再吃案。
二、本案事實:
(一)教育部包庇國立澎湖科技大學(澎科大)觸犯「洩密罪」及「強制罪」:以本告訴人「寄電子郵件舉發學校違法行政傷害本告訴人人權」為由,解讀本告訴人「信件騷擾」「行為不檢」;事實上校長觸犯「洩密罪」,因電子郵件是法定「秘密通訊權」。以本告訴人「告違法官員」為由,解讀本告訴人「興訟」「行為不檢」;事實上校長觸犯「妨害名譽罪」,因「告違法官員」,一來是本告訴人法定「訴訟權」,二來為「維護社會公共秩序」人人必須挺身舉發的公義行為。「校級」教評會在「系級」及「院級」教評會未曾提議情形下,突然提出「教學評量分數低」解讀為「教學不力」;事實上校長觸犯「洩密罪」,因「教學評量分數」係本告訴人師生間機密資料。又「校級」教評會逾越權限,因「校級」教評會依法係「法律審」,「法律審無權提出新議題。這樣的事情,行政院訴願委員會法律學教授及律師們,依法應「否定行政處分」,讓案回「公法契約關係」或「認定行政處分決定行政救濟」;未料卻說「本案非行政處分,所以無從行政救濟」,駁回訴願,明明是「行政處分」逾越「公法契約關係」權限,卻無視「行政處分」的事實,公然違反「兩種行為併行禁止原則」。被告最高法院檢察署檢察總長顏大和、台灣台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長蔡碧玉、張股檢察官黃筵銘等也配合演出,爭眼說瞎話以「未有任何具體指摘」「逕行簽請報結」,偽造公文書吃案,惡性重大。本處「事實」就是「具體指摘」,法官判決書就是犯罪證據,判決書內容的不適用法規或法規適用不當,就是違法裁判,違法裁判法官無權逍遙法外,合先敘明。
(二)按民國 85年7月5日釋字第 407 號大法官解釋文:「行政罰與刑罰之構成要件各有不同,刑事判決與行政處罰原可各自認定事實。」前檢察官等主掌「刑事犯罪偵查」卻濫引亂用前枉法裁判之行政法院判決結果當藉口,便宜行事,累犯「刑事簽結吃案」,結夥共犯偽造事實,栽贓、嫁禍、圖利新人事安排貪污,惡性重大,檢察官不查,法官也有看沒到,強姦並輪姦告訴人憲法人權,是可忍,孰不可忍?
(三)證物書函中引用台北高等行政法院97訴字第2878號敗訴判決書,係98年05月14日本告訴人因受虐被停聘二年請求國家賠償的臺北高等行政法院第三庭審判長法官楊莉莉、法官林惠瑜、法官畢乃俊等「違反遵守不變期間法律判決基礎」的枉法裁判書,「黃齊達副教授的假驗傷真詐財案」、「學生網站貼文假批評案」與「被停聘或解聘理由無關」,被告審判長法官楊莉莉、法官林惠瑜、法官畢乃俊等「違反法律期間判決基礎不變原則」濫引亂用,寫在判決書上妨害我名譽,枉法裁判罪證明確。
(四)證物書函中引用最高行政法院98年09月10日98裁字第2148號裁定,裁定事由為「98年度裁字第2148號經教育部以96年10月8日台技(三)字第0960151085號函復,以該部公文會簽內容,依政府資訊公開法第18條第1項第3款規定,不予提供等語。上訴人不服,循序提起行政訴訟,請求被上訴人應96年8月14起復聘上訴人及國家賠償新臺幣(下同)2,719,356經原審法院判決駁回後,提起上訴(上訴人以教育部為被告請求撤銷訴願決定及原處分部分原審另以其起訴逾期裁定駁回之)。」最高行政法院第七庭審判長法官藍獻林、法官廖宏明、法官張瓊文、法官姜素娥、法官林文舟也枉法裁判吃案,判決書上載「上訴意旨雖主張:原審判決誤認兩造不爭執事項誤判上訴人違規上訴人應提出確認之訴、『公法契約不是法律上依據,以致認上訴人無公法上請求權依據,所提給付之訴為無理由』,係判決違背法令及理由矛盾。」「又上訴人送審專門著作有與國家圖書館國際標準書號中心登載資料不符等證物,未在法庭辯證,即引用在判決書上,有違證據法則,判決違背法令。」「又上訴人在美國太平洋大學博士論文有不同論文名稱及2組不同ISBN號碼,違反ISBN規定,係判決不備理由。被上訴人及原審判決嚴重妨害有關上訴人與出版社間的『私法契約』、妨害上訴人秘密通訊自由權、自我權利辯護權及言論自由權等權利,原審判決違背經驗法則,枉法裁判」,「上訴人從未有『主觀圖謀不法利益之法定要件』,不但學校公權力從未『經過調查證據程序』,連原審判決也未『經過調查證據程序』,違反證據法則,當然違背法令判決。學校教評委員是否具有高度專業性及屬人性、有無符合比例原則、有無遵照行政程序法、有無判斷基於不正確之事實關係?原審判決從未調查,卻說未違反法令,公然枉法裁判,違背法令判決。」「惟依原審言詞辯論筆錄記載,原審已提示全部卷證予兩造命為辯論,並於判決理由論明依教師法第14條之2第1項規定,教師僅能俟停聘原因消滅後,請求服務學校教師評審委員會審查通過後,回復其聘任關係,依同條第2項規定,教師僅能於停聘原因未消滅前聘約期限屆滿時,請求學校教師評審委員會審查是否繼續聘任,並無任何學校於停聘當天即可予復聘(回復聘任)之公法上依據,本件上訴人逕訴請被上訴人應「自96年8月14 日(停聘當日)起復聘上訴人,無公法上請求權依據,其所提給付之訴,自無理由」;「被上訴人教評會決議,依教師法第14條第1項第6款及第8款規定停聘1年,並未違反法令,該停聘1年自屬有效,上訴人依國家賠償法請求被上訴人賠償2,719,356元為無理由。經核上訴理由,係就原審取捨證據、認定事實及適用法律之職權行使,以其主觀歧異之見解,指摘為不當,並就原判決已論斷者,泛言其未論斷或理由矛盾,核與所謂原判決違背法令之情形顯不相當,均難認對原判決之如何違背法令已有具體之指摘。依首開規定及說明,應認其上訴為不合法。」從最高行政法院第七庭審判長法官藍獻林、法官廖宏明、法官張瓊文、法官姜素娥、法官林文舟裁定書看來,嚴重欠缺論理法則及經驗法則,但善用司法流氓原則。從未「原審言詞辯論」,何來「原審言詞辯論筆錄記載」?偽造判決書在此見證。最高行政法院職掌「法律審」,被告聲稱「並無任何學校於停聘當天即可予復聘(回復聘任)之公法上依據,本件上訴人逕訴請被上訴人應自96年8月14 日(停聘當日)起復聘上訴人,無公法上請求權依據,其所提給付之訴,自無理由。」停聘的原因是違法的,請求停聘當天起算復聘,這是事後的「賠償依據」,有何不可?請問被告最高行政法院第七庭審判長法官藍獻林、法官廖宏明、法官張瓊文、法官姜素娥、法官林文舟,「停聘當天不得判決復聘之公法依據」在哪裡?拿不出法條就是枉法裁判,請起訴。明明停聘的原因是「打官司」被解讀為「興訟」「行為不檢」、「寄電子郵件抱怨受不公平待遇」被解讀為「信件騷擾」「行為不檢」,這怎麼會是「未違反法令」「請求被上訴人賠償2,719,356元為無理由」呢?被告最高行政法院第七庭審判長法官藍獻林、法官廖宏明、法官張瓊文、法官姜素娥、法官林文舟等不懂「打官司」就是「憲法訴訟權」,不能解讀為「行為不檢」;不懂「寄電子郵件」就是「憲法秘密通訊權」不能解讀為「行為不檢」,被告違反中華民國最高法憲法的「訴訟權」及「秘密通訊權」,被告最高行政法院第七庭審判長法官藍獻林、法官廖宏明、法官張瓊文、法官姜素娥、法官林文舟等,怎麼可以判決成「未違反法令,請求被上訴人賠償2,719,356元為無理由呢?這是什麼法官水準?不識字又不衛生,沒道德又沒品格,混吃等死,禍國殃民,請起訴。
(五)證物書函中引用最高行政法院103年度裁字第797號裁定,裁定事由為「本件上訴人提起上訴,未據繳納裁判費新臺幣6千元及委任律師或得為訴訟代理人者為訴訟代理人,經本院審判長以103年度上字第265號裁定命於裁定送達之日起10日內補正,該裁定已於103年4月22日送達。上訴人迄今仍未補正,其上訴為不合法,應予駁回。」有錢判生,沒錢判死,不要臉的司法詐騙集團,公然違反「武器平等原則」、違反「法律之前人人平等的原則」、違反「世界人權宣言兩大國際公約」、違反司法護人權本質,被告最高行政法院第四庭審判長法官侯東昇、法官林樹埔、法官江幸垠、法官沈應南、法官闕銘富等共犯迫害人權,罪證明確。本人教過行政法學,是法學博士,為什麼一定要聘律師才要辦,要利用律師當白手套送錢嗎?要律師為不法裁判背書嗎?要行政院或教育部官員利用公帑圖利律師收取回扣嗎?被告最高行政法院第四庭審判長法官侯東昇、法官林樹埔、法官江幸垠、法官沈應南、法官闕銘富等不懂「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八條訴訟代理人應委任律師為之。但經審判長許可者,亦得委任非律師為訴訟代理人。」「民事事件委任非律師為訴訟代理人許可準則」第2條「下列之人,審判長得許可其為訴訟代理人:一、大學法律系、所畢業者。…五、其他依其釋明堪任該事件之訴訟代理人者。」否則,為什麼具備「非律師為訴訟代理人」資格的本人,還要花錢聘律師呢?律師比我有學問嗎?比我有口才嗎?再說,民國 73年12月14日釋字第 192 號大法官解釋文:「法院如以未繳裁判費,認原告起訴不合法,為駁回其訴之裁定,原告以裁判費數額有爭執為抗告理由時,抗告法院仍須就該項事實及命補繳裁判費之裁定當否一併審究,於人民訴訟權之行使並無影響。從而法院命補繳裁判費,係訴訟程序進行中所為之裁定,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八十三條規定不得抗告之上開判例,乃在避免訴訟程序進行之延滯,無礙人民訴訟權之適當行使,與憲法第十六條並無牴觸。」本人聲請「訴訟救助」被駁回,本「裁判費有爭執」,被告最高行政法院第四庭審判長法官侯東昇、法官林樹埔、法官江幸垠、法官沈應南、法官闕銘富等並未「命補繳裁判費之裁定當否一併審究」,直接「影響本人訴訟權之行使」,這項本末倒置的裁定當然違法。
(六)證物書函中引用102年10月31日101年度訴字第1298號臺北高等行政法院判決書,係臺北高等行政法院第二庭審判長法官胡方新、法官蕭惠芳、法官李君豪等違反論理法則及經驗法則的枉法裁判書。
(1)判決書上載:「原告就關於解聘處分之撤銷訴訟,除以澎湖科大為被告外,另以訴願決定機關行政院及教育行政主管機關即教育部為被告,均屬無據」,被告臺北高等行政法院第二庭審判長法官胡方新、法官蕭惠芳、法官李君豪等公然先包庇教育部及行政院官員「有權無責」,本判決違反「權責對等原則」,當然本判決也依法無據。不適用法規或法規適用不當,皆稱「違背法令判決」。刑法第124條「有審判職務之公務員或仲裁人,為枉法之裁判或仲裁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枉法係指故意不依據法律的規定,或違法或曲解法地使用實體法或程序法。行為人不適用法令或不當地使用法令而為裁判或仲裁者,或假造事實或濫用其裁量權而為裁判或仲裁等情形,均構成本罪枉法裁判或枉法仲裁。
(2)判決書上也載:「行政機關就不確定法律概念等事件所享有之判斷餘地,固仍應受司法審查,但涉及具高度屬人性之評定、高度科技性之判斷、計畫性政策之決定及獨立專家委員會就不確定法律概念所為之判斷,基於尊重其不可替代性、專業性及法律授權之專屬性,行政機關就此等事項之決定,有判斷餘地。倘行政機關之判斷有恣意濫用及其他違法情事時,行政法院得予撤銷或變更,其可資審查之情形包括:1.行政機關所為之判斷,是否出於錯誤之事實認定或不完全之資訊。2.法律概念涉及事實關係時,其涵攝有無明顯錯誤。3.對法律概念之解釋有無明顯違背解釋法則或牴觸既存之上位規範。4.行政機關之判斷,是否有違一般公認之價值判斷標準。5.行政機關之判斷,是否出於與事物無關之考量,亦即違反不當聯結之禁止。6.行政機關之判斷,是否違反法定之正當程序。7.作成判斷之行政機關,其組織是否合法且有判斷之權限。8.行政機關之判斷,是否違反相關法治國家應遵守之原理原則,如平等原則、公益原則等(司法院釋字第382 號、第462 號、第553 號解釋理由參照)。而上開所謂行為不檢有損師道、教學不力或不能勝任工作,均屬不確定法律概念,依上說明,教評會對於教師有無違反教師法第14條第1項第6款、第8款之事實,具有高度專業性及屬人性,自有其判斷餘地。」被告臺北高等行政法院第二庭審判長法官胡方新、法官蕭惠芳、法官李君豪等判決與理由矛盾,明明本案「澎科大及教育部之判斷,有違一般公認之價值判斷標準」、「澎科大及教育部之判斷,有違反不當聯結之禁止」、「澎科大及教育部之判斷,違反法定之正當程序」、「澎科大及教育部申評會無權限違法舉手判斷迫害我憲法人權」、「澎科大及教育部違反法治國家應遵守之平等原則、公益原則」,被告臺北高等行政法院第二庭審判長法官胡方新、法官蕭惠芳、法官李君豪等卻說「尊重其不可替代性,有判斷餘地。沒有恣意濫用及其他違法情事,不必撤銷或變更解聘處分」,公然違反論理法則及經驗法則,共犯圖利校長新人事安排貪污,被告臺北高等行政法院第二庭審判長法官胡方新、法官蕭惠芳、法官李君豪等助紂為虐為共犯圖利新人事安排貪污背書,當然是貪污共犯,請起訴。
(3)判決書上更載:「有關追究98年第一次不續聘案被告違法不發聘書、追究99年第二次不續聘案被告違法不發聘書部分,並不符合提起行政訴訟之要件。又請依嚴格事實審職權,調查並保全證據,按論理法則及經驗法則,依法禁止恣意原則、比例原則、保留原則、遵守法律期間判決基礎證據不變原則、憲法人權至上原則、平等原則、遵守正當法律程序原則、信賴保護原則、人權法律明確性原則、最小侵害原則等公平審判,還原告教學專業自主權、公法契約權及憲法人權等語,僅係原告法律上之見解或訴訟程序上之請求,亦不符合提起行政訴訟之要件。」哪一條法條規定「不符合提起行政訴訟之要件」?為什麼「不符合提起行政訴訟之要件」?並未釋明,小皇帝霸凌說了算數,當然枉法裁判。事實上:原則當然是判決時必須要遵守的優先條件,怎麼會不是要件呢?為什麼不是要件?法律依據在哪裡?並未釋明,當然是枉法裁判。被告臺北高等行政法院第二庭審判長法官胡方新、法官蕭惠芳、法官李君豪等共犯霸凌強姦人權到了如此不可思議的膽大包天地步,這是什麼法官?流氓!請起訴。
(七)證物書函中引用103年09月11日103年度再字第69號臺北高等行政法院第三庭審判長法官黃秋鴻、法官陳鴻斌、法官陳金圍等瘋瘋顛顛、胡說八道、強姦人權枉法裁判,罪證如下:
(1)判決書中(一)所載:按「再審之訴專屬為判決之原行政法院管轄。對於審級不同之行政法院就同一事件所為之判決提起再審之訴者,專屬上級行政法院合併管轄之。行政訴訟法第275 條第1、2 項定有明文。又對於高等行政法院判決提起上訴,而經最高行政法院認上訴為不合法以裁定駁回,對於該高等行政法院判決提起再審之訴者,無論本於何種法定再審事由,仍應專屬原高等行政法院管轄,最高行政法院95年8 月份庭長法官聯席會議決議在案。本件再審原告以原確定判決有行政訴訟法第273 條第1 項第1 款、第13款之再審事由,提起再審之訴,依前開說明,本院自有管轄權。」前說「對於審級不同之行政法院就同一事件所為之判決提起再審之訴者,專屬上級行政法院合併管轄」,後說「對於高等行政法院判決提起上訴,而經最高行政法院認上訴為不合法以裁定駁回,無論本於何種法定再審事由,仍應專屬原高等行政法院管轄」,「行政訴訟法第275 條第1、2 項明文」竟然與「最高行政法院95年8 月份庭長法官聯席會議決議」發生不可思議的管轄權衝突內容。「神經病法規」加上「神經病會議議決」,產生「神經病判決」,被告臺北高等行政法院第三庭審判長法官黃秋鴻、法官陳鴻斌、法官陳金圍等瘋瘋顛顛、胡說八道、強姦人權做出「神經病判決」枉法裁判,罪證明確。
又查95年 8 月 22 日最高行政法院 95 年8月份庭長法官聯席會議議決內容為「行政程序法施行前,關於公法上請求權之時效相關問題,因法律並無明文,固得類推適用民法相關規定;惟類推適用,應就性質相類似者為之;而基於國家享有公權力,對人民居於優越地位之公法特性,為求公法法律關係之安定,及臻於明確起見,公行政對人民之公法上請求權因時效完成者,其公權利本身應消滅。至於司法院釋字第474號解釋亦僅闡明時效中斷及不完成,於相關法律未有規定前,應類推適用民法規定,而不及於時效完成之法律效果;故關於公法上請求權之消滅時效,不宜類推適用民法第144條關於抗辯權之規定」並非「對於高等行政法院判決提起上訴,而經最高行政法院認上訴為不合法以裁定駁回,對於該高等行政法院判決提起再審之訴者,無論本於何種法定再審事由,仍應專屬原高等行政法院管轄」的內容,被告臺北高等行政法院第三庭審判長法官黃秋鴻、法官陳鴻斌、法官陳金圍等移花接木,偽造公文書濫權霸凌,罪證確鑿。
(2)判決書中(二)所載:「按當事人對於終局確定判決提起再審之訴,必須具有行政訴訟法第273 條第1 項、第2 項所列情形之一者,始得為之。次按有左列各款情形之一者,得以再審之訴對於確定終局判決聲明不服。但當事人已依上訴主張其事由或知其事由而不為主張者,不在此限:一、適用法規顯有錯誤。……十三、當事人發見未經斟酌之證物或得使用之該證物者。但以如經斟酌可受較有利益之裁判者為限。……為同法第273 條第1 項第1、13款所明定。所謂適用法規顯有錯誤,係指原判決所適用之法規與該案應適用之現行法規相違背,或與解釋判例有所牴觸者而言,至於事實認定職權之正當行使或法律上見解歧異,再審原告對之縱有爭執,要難謂為適用法規錯誤,而據為再審之理由。行政法院(現改制為最高行政法院)62年判字第61 0號著有判例可資參照。另第13款所謂當事人發見未經斟酌之證物或得使用該證物者,係指該證物在前訴訟程序時業已存在,而為當事人所不知或不能使用,今始知悉或得予利用者而言,且須以經斟酌可受較有利益之裁判者為限,如已於前訴訟程序提出主張,而為原判決所不採者,即非此之所謂未經斟酌之證物。又再審之訴顯無再審理由者,得不經言詞辯論,以判決駁回之,亦為同法第278 條第2 項所明定。」被告臺北高等行政法院第三庭審判長法官黃秋鴻、法官陳鴻斌、法官陳金圍等所言,係為何指?瘋瘋顛顛、胡說八道、強姦人權枉法裁判,罪證明確。經查:民國 71年11月5日釋字第 177 號大法官解釋文:「查判決適用法規顯有錯誤,係指應適用之法規未予適用,不應適用之法規誤予適用者而言,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九十六條第一項第一款,原係參照有關民事訴訟法第三審上訴理由及刑事訴訟法非常上訴之規定所增設,以貫徹憲法保障人民權益之本旨。按民事第三審上訴及刑事非常上訴係以判決或確定判決違背法令為其理由,而違背法令則兼指判決不適用法規及適用不當而言,從而上開條款所定:適用法規顯有錯誤者,除適用法規不當外,並應包含消極的不適用法規之情形在內。」不當行使職權的事實認定及違反法律濫權裁判的事實呈現,當然不能以「法律見解不同」,欺人耳目,逃避枉法裁判刑責。更進一步說,「判決不適用法規」就是「判決不適用法規」,不得以「無視法規存在的判決」,認定為「法律見解不同」;「法規適用不當」就是「法規適用不當」,更不得將「濫用法規」或「不理法規」判決,認定為「法律見解不同」。被告臺北高等行政法院第三庭審判長法官黃秋鴻、法官陳鴻斌、法官陳金圍等瘋瘋顛顛、胡說八道、意圖一手遮天愚民害民,強姦人權枉法裁判歷歷在目。再查:民國 83年7月1日釋字第 355 號解釋文:「最高法院二十九年度上字第一○○五號判例: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九十二條第一項第十一款(現行法第四百九十六條第一項第十三款)所謂當事人發見未經斟酌之證物或得使用該證物者,係指該證物在前訴訟程序時業已存在,而為當事人所不知或不能使用,今始知悉或得予利用者而言,且須以經斟酌可受較有利益之裁判者為限,如已於前訴訟程序提出主張,而為原判決所不採者,即非此之所謂未經斟酌之證物。又再審之訴顯無再審理由者,得不經言詞辯論,以判決駁回之,亦為同法第278 條第2 項所明定。」告訴人沒有「前訴訟程序事實審之言詞辯論終結前已存在之證物,因當事人不知有此」的問題;但是有「所提證物未經斟酌問題」,「未經斟酌」並非「原判決不採」,當然有「再審理由」,被告臺北高等行政法院第三庭審判長法官黃秋鴻、法官陳鴻斌、法官陳金圍等瘋瘋顛顛、胡說八道,不知所言何指,故意濫權強姦人權,枉法裁判罪證明確。
(3)判決書中(三)之1所載:再審原告主張原確定判決有行政訴訟法第273 條第1 項第1款再審事由部分:
1.再審原告主張原確定判決斷章取義認「已聘任教師有行為不檢有損師道,經有關機關查證屬實之情形,應報請主管教育行政機關核准後,予以解聘、停聘或不續聘,對人民職業自由之限制,與憲法第23條比例原則尚無牴觸,亦與憲法保障人民工作權之意旨無違,顯與釋字第702 號解釋所指同條第3 項前段使違反前開第6 款者不得聘任為教師之規定部分,與憲法第23條比例原則有違,應自本解釋公布之日起,至遲於屆滿1 年時失其效力,之意旨有違,而有適用法規顯有錯誤之再審事由云云。惟查:
(1)釋字第702 號解釋主文係謂:「中華民國九十八年十一月二十五日修正公布之教師法第十四條第一項規定,教師除有該項所列各款情形之一者外,不得解聘、停聘或不續聘,其中第六款(即一○一年一月四日修正公布之同條第一項第七款)所定『行為不檢有損師道,經有關機關查證屬實』之要件,與憲法上法律明確性原則之要求尚無違背。又依同條第三項(即一○一年一月四日修正公布之同條第三項,意旨相同)後段規定,已聘任之教師有前開第六款之情形者,應報請主管教育行政機關核准後,予以解聘、停聘或不續聘,對人民職業自由之限制,與憲法第二十三條比例原則尚無牴觸,亦與憲法保障人民工作權之意旨無違。惟同條第三項前段使違反前開第六款者不得聘任為教師之規定部分,與憲法第二十三條比例原則有違,應自本解釋公布之日起,至遲於屆滿一年時失其效力。亦即被宣告違憲者,僅教師法第14條第3 項前段使違反前開第6 款者不得聘任為教師之規定部分,至於其餘第14條第1 項第6 款,及第3 項後段關於已聘任之教師有前開第6 款之情形者,應報請主管教育行政機關核准後,予以解聘、停聘或不續聘部分,並未被宣告違憲。解釋理由更指明:系爭規定二限制教師終身不得再任教職,不啻完全扼殺其改正之機會,對其人格發展之影響至鉅。倘行為人嗣後因已自省自新,而得重返教職,繼續貢獻所學,對受教學生與整體社會而言,實亦不失為體現教育真諦之典範。系爭規定二一律禁止終身再任教職,而未針對行為人有改正可能之情形,訂定再受聘任之合理相隔期間或條件,使客觀上可判斷確已改正者,仍有機會再任教職,就該部分對人民工作權之限制實已逾越必要之程度,有違憲法第二十三條之比例原則。有關機關應依本解釋意旨於本解釋公布之日起一年內完成系爭規定二之檢討修正,逾期未完成者,該部分規定失其效力。」被告臺北高等行政法院第三庭審判長法官黃秋鴻、法官陳鴻斌、法官陳金圍等未具閱讀理解能力,沒有讀到本段重點「惟同條第三項前段使違反前開第六款者不得聘任為教師之規定部分,與憲法第二十三條比例原則有違,應自本解釋公布之日起,至遲於屆滿一年時失其效力。」神經病法官做出「神經病判決」,逼本原告也「神精病」,這是什麼司法?
(2)「查本件再審原告原係再審被告澎湖科大應用外語系專任講師,該校以再審原告有教師法第14 第1 項第6 款及第8款規定情事,而經由教師法所定程序,除停聘、不續聘外,並解聘再審原告,並報經再審被告教育以部100 年12月22日臺人(二)字第1000221530 E號函同意照辦後,乃以100 12月26澎科大人字第1000009100號函知原告,自100 年12月27日起生效足見本件係屬教師法第14條第1 項第6 款之情形,而非教師法第14條第3 項前段使違反前開第6 款者不得聘任為教師之情形。自不生違憲之問題。」為什麼不生「違憲問題」?未釋明。哪個法條依據?未釋明。小皇帝說了算數。被告臺北高等行政法院第三庭審判長法官黃秋鴻、法官陳鴻斌、法官陳金圍等還一無所知教師法第14條已修定,本告訴人並沒有「第1項第6款受監護或輔助宣告尚未撤銷」、及「第1項第8款經學校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或依法組成之相關委員會調查確認有性侵害行為屬實」規定情事,被告台北高等行政法院第三庭審判長法官黃秋鴻、法官陳鴻斌、法官陳金圍等瘋瘋顛顛、任意偽造公文書、胡說八道、強姦人權,枉法裁判罪證明確。
(3) 判決書中也載:原確定判決並已論明:「已聘任教師有行為不檢有損師道,經有關機關查證屬實之情形,應報請主管教育行政機關核准後,予以解聘、停聘或不續聘,對人民職業自由之限制,與憲法第23條比例原則尚無牴觸,亦與憲法保障人民工作權之意旨無違等語,於法核無不合。再審原告指摘原確定判決與釋字第702 號解釋所指同條第3 項前段使違反前開第6 款者不得聘任為教師之規定部分,與憲法第23條比例原則有違,應自本解釋公布之日起,至遲於屆滿1 年時失其效力。之意旨有違,適用法規顯有錯誤云云,要無可採。」被告臺北高等行政法院第三庭審判長法官黃秋鴻、法官陳鴻斌、法官陳金圍等職掌「嚴格事實審」不查「事情發生的事實」,瘋瘋顛顛、胡說八道用「處罰結果的後續行政行為」來「湮滅被告濫權害人的事實證據」,倒果為因胡言亂語,「神經病判決」。無所知本702釋憲文重點在「倘行為人嗣後因已自省自新,而得重返教職,繼續貢獻所學,對受教學生與整體社會而言,實亦不失為體現教育真諦之典範。系爭規定二一律禁止終身再任教職,而未針對行為人有改正可能之情形,訂定再受聘任之合理相隔期間或條件,使客觀上可判斷確已改正者,仍有機會再任教職,就該部分對人民工作權之限制實已逾越必要之程度,有違憲法第二十三條之比例原則。」被告臺北高等行政法院第三庭審判長法官黃秋鴻、法官陳鴻斌、法官陳金圍等國語文能力差,數學推理論理法則也差,感嘆渠等器官老化、思想僵化、判決笑話、等待火化,強姦人權,枉法裁判,罪證明確。
經查:修改後教師髮第 14 條規定如下:「教師聘任後除有下列各款之一者外,不得解聘、停聘或不續聘:一、受有期徒刑一年以上判決確定,未獲宣告緩刑。二、曾服公務,因貪污瀆職經有罪判決確定或通緝有案尚未結案。三、曾犯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二條第一項所定之罪,經有罪判決確定。四、依法停止任用,或受休職處分尚未期滿,或因案停止職務,其原因尚未消滅。五、褫奪公權尚未復權。六、受監護或輔助宣告,尚未撤銷。七、經合格醫師證明有精神病尚未痊癒。八、經學校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或依法組成之相關委員會調查確認有性侵害行為屬實。九、經學校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或依法組成之相關委員會調查確認有性騷擾或性霸凌行為,且情節重大。十、知悉服務學校發生疑似校園性侵害事件,未依性別平等教育法規定通報,致再度發生校園性侵害事件;或偽造、變造、湮滅或隱匿他人所犯校園性侵害事件之證據,經有關機關查證屬實。十一、偽造、變造或湮滅他人所犯校園毒品危害事件之證據,經有關機關查證屬實。十二、體罰或霸凌學生,造成其身心嚴重侵害。十三、行為違反相關法令,經有關機關查證屬實。十四、教學不力或不能勝任工作有具體事實;或違反聘約情節重大。
教師有前項第十二款至第十四款規定情事之一者,應經教師評審委員會委
員三分之二以上出席及出席委員三分之二以上之審議通過;其有第十三款
規定之情事,經教師評審委員會議決解聘或不續聘者,除情節重大者外,
應併審酌案件情節,議決一年至四年不得聘任為教師,並報主管教育行政
機關核准。
有第一項第一款至第十二款或前項後段情事之一者,不得聘任為教師;已
聘任者,除依下列規定辦理外,應報主管教育行政機關核准後,予以解聘、停聘或不續聘:一、有第七款情形者,依規定辦理退休或資遣。二、有第八款、第九款情形者,依第四項規定辦理。三、有第三款、第十款或第十一款情形者,應報主管教育行政機關核准後,予以解聘。
教師涉有第一項第八款或第九款情形者,服務學校應於知悉之日起一個月內經教師評審委員會審議通過後予以停聘,並靜候調查。經調查屬實者,由服務學校報主管教育行政機關核准後,予以解聘。
為避免聘任之教師有第一項第一款至第十二款及第二項後段規定之情事,各主管教育行政機關及各級學校應依規定辦理通報、資訊之蒐集及查詢;其通報、資訊之蒐集、查詢及其他應遵行事項之辦法,由教育部定之。
本法中華民國一百零二年六月二十七日修正之條文施行前,因行為不檢有損師道,經有關機關查證屬實而解聘或不續聘之教師,除屬性侵害行為;性騷擾、性霸凌行為、行為違反相關法令且情節重大;體罰或霸凌學生造成其身心嚴重侵害者外,於解聘或不續聘生效日起算逾四年者,得聘任為教師。」
被告臺北高等行政法院第三庭審判長法官黃秋鴻、法官陳鴻斌、法官陳金圍等瘋瘋顛顛、胡說八道,不但無知702釋憲文重點,還無知因702釋憲文教師法已修定,愚人自愚,英文能力差,連國語文閱讀理解能力都不如小學生,如果沒有透過律師當白手套收賄,該如何解釋?請釋明。
(4)判決書(三)之2所載:「另再審原告主張原確定判決認本件具有高度專業性及屬人性,而有判斷餘地,有違一般公認之價值判斷標準。原確定判決未查本件為當權者不法行政被檢舉的連續報復動機。違反相關法治國家應遵守之平等原則、公益原則、恣意禁止原則。原確定判決之審判長未行使闡明權直接駁回起訴,並要求上訴時要聘律師,詐騙當事人裁判費等情事,而具有行政訴訟法第273 條第1 項第1 款「適用法規顯有錯誤」之再審事由乙節。惟查:此部分係再審原告法律上之歧異見解,難認原確定裁判所適用之法規有何與現行法規相違背或與解釋、判例有所牴觸,參照上開說明,再審原告主張原確定裁判有行政訴訟法第273 條第1 項第1 款適用法規顯有錯誤之再審事由,自顯無理由,應予駁回。」被告台北高等行政法院第三庭審判長法官黃秋鴻、法官陳鴻斌、法官陳金圍等違背嚴格事實審職權,未回應本原告依法論述,用「顯無理由,應予駁回」,霸凌強姦我人權,比皇帝還皇帝,早就應該作古去!民主法治時代的法庭,怎麼會是小皇帝當權呢?「顯無理由,應予駁回」的法條依據在哪裡?用「白目、鐵齒、鴨霸、霸凌」瘋瘋顛顛、胡說八道、偽造公文書、強姦人權判決,這就是枉法裁判。法官違背法令判決叫做「法律上之歧異見解」嗎?不回應本法學博士論述,可以以「法律上之歧異見解」欺人而目,混吃等死逍遙法外嗎?
(5)判決書(四)明載:再審原告主張原確定判決有行政訴訟法第273 條第1 項第13款再審事由,係以(1)99年12月30日至100 年6 月11日期間以「天災人人救,人禍校園造,報應會等到」、「傷我不准我叫,殺我不准我告,黑幫治校何時了」、「士大夫無恥禍國殃民」、「看看?還能騙多久?本包公如影隨形」等為主旨之相關電子郵件45則;(2)再審原告教學不力,不能勝任工作事實相關資料(包括98學年度第2 學期及99學年度第1 學期評量成績一覽表、學期教學評量統計表、授課建議事項表、學校馬上辦中心網站學生留言等)等證據,原確定判決並未於庭上求證,且該等資料係屬再審原告之秘密通訊自由範圍以及教學專業自主權之範疇,而認有行政訴訟法第273 條第1 項第13款「未經斟酌之證物」之再審事由云云。惟查,行政訴訟法第273 條第1 項第13款所謂「當事人發見未經斟酌之證物或得使用該證物者」係指該證物在前訴訟程序時業已存在,而為當事人所不知或不能使用,今始知悉或得予利用者而言,且須以經斟酌可受較有利益之裁判者為限,如已於前訴訟程序提出主張,而為原判決所不採者,即非此之所謂未經斟酌之證物。而原確定判決理由七已載明:「……(三)經查,被告澎湖科大校教評會經綜合討論後,以原告前遭停聘處分,有關『動輒興訟』及『違反網路使用管理辦法』即為主要原因,惟原告於停聘期間,違反網路使用及動輒興訟之行為從未停止,傳送電子郵件之部分內容,造成相關當事人難堪及困擾,實有損師道尊嚴,嚴重影響學校管理作為及員工任職情緒;對學校教職員、司法人員及其他人士動輒興訟之行為,不僅造成當事人困擾,更嚴重影響校譽;教學評量成績未達規定之評量標準,有教學不力,不能勝任工作之情事等情,業據提出原告99年12月30日至100 年6 月11日期間以『天災人人救,人禍校園造,報應會等到』、『傷我不准我叫,殺我不准我告,黑幫治校何時了』、『士大夫無恥禍國殃民』、『看看?還能騙多久?本包公如影隨形』等為主旨之相關電子郵件45則。原告98及99學年度動輒興訟案件統計表及相關資料。原告教學不力,不能勝任工作事實相關資料(包括98學年度第2 學期及99學年度第1 學期評量成績一覽表、學期教學評量統計表、授課建議事項表、學校馬上辦中心網站學生留言等)影本等可稽。原告主張相關不利原告之資料純屬捏造、偽造云云,尚難憑採。足證系爭證據於原審業已提出,且經原審斟酌,自與行政訴訟法第273 條第1 項第13款規定之要件不合。」被告台北高等行政法院第三庭審判長法官黃秋鴻、法官陳鴻斌、法官陳金圍等國語文閱讀理解能力奇差無比。法官胡方新、法官蕭惠芳、李君豪等雖「提出被告所提解聘並列冊永不適任教師理由」,但未實際斟酌這些理由。從法律的觀點,事實真相能否解聘人,也從未依法「斟酌」。台北高等行政法院第三庭審判長法官黃秋鴻、法官陳鴻斌、法官陳金圍等卻說「經原審斟酌」,令人貽笑大方!「有寫不查」、「有寫不依法辨認」、「有寫沒有法律觀點說明」,當然合乎「再審規定」,被告法官黃秋鴻、法官陳鴻斌、法官陳金圍等卻說「與規定要件不合」。本案事實:共犯教育部包庇國立澎湖科技大學(澎科大)觸犯「洩密罪」及「強制罪」:以本告訴人「寄電子郵件舉發學校行政違法」為由,解讀本告訴人「信件騷擾」「行為不檢」;事實上校長觸犯「洩密罪」,因電子郵件是法定「秘密通訊權」。以本告訴人「告違法官員」為由,解讀本告訴人「興訟」「行為不檢」;事實上校長觸犯「妨害名譽罪」,因「告違法官員」,一來是本告訴人法定「訴訟權」,二來為「維護社會公共秩序」人人必須挺身而出的公義行為表現。「校級」教評會在「系級」及「院級」教評會未曾提議情形下,突然提出「教學評量分數低」解讀為「教學不力」;事實上校長觸犯「洩密罪」,因「教學評量分數」係本告訴人師生間機密資料。又逾越權限,因「校級」教評會法律審無權提出新議題。這樣的事情,行政救濟申評會及訴願會 也共犯違法。沒什法律素養、沒什道德、沒什人格、沒什專業的「申評及訴願委員法學教授及律師們」,就是教育部及澎科大為圖利新人事安排謀害解聘本告訴人並列冊永不適任教師的幫凶。「申評及訴願委員教授及律師們」依法應「否定行政處分」,讓案回「公法契約關係」,或認定本案為行政處分,審議行政救濟;未料卻說「本案非行政處分,所以無從行政救濟,駁回訴願」,明明是「行政處分」逾越「公法契約關係」權限,卻無視「行政處分」的事實,公然違反「兩種行為併行禁止原則」。「申評及訴願委員教授及律師們」,假專業真濫權,毫無論理法則可言。被告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法官胡方新、法官蕭惠芳、李君豪等無刑法知識,把被告觸犯「洩密罪」、「強制罪」、「妨害名譽罪」、「妨害秘密通訊罪」、「妨害教學專業自主權」、「妨害名譽」等,誤判告訴人「行為不檢」、「教學不力」。萬萬沒想到混吃等死的被告第三庭審判長法官黃秋鴻、法官陳鴻斌、法官陳金圍等不但國語文閱讀理解能力差,連刑法知識都欠缺,吃香喝辣禍國殃民,泯滅人性殘害忠良,天理昭彰,不得好死。Believe it or not!
(6)判決書(五)所載:「綜上所述,本院原確定判決並無再審原告所指摘之行政訴法第273 條第1 項第1 款、第13款之再審事由,是其提起本件再審之訴,顯無再審理由,爰不經言詞辯論,逕以判決駁回之。」被告台北高等行政法院第三庭審判長法官黃秋鴻、法官陳鴻斌、法官陳金圍等職掌「嚴格事實審」,卻為反對而反對,不但不開庭,還騙我裁判費肆仟元後逕行違法吃案。囂張跋扈態度,蛇蝎惡毒行為,心狠手辣泯滅人性裁判,比鄭捷還要鄭捷,卻逍遙法外,如果法務部檢察署繼續包庇,本告訴人誓死對抗!士可殺,不可辱!
三、本案可適用法律:
(一)刑法第 125 條:「有追訴或處罰犯罪職務之公務員,為左列行為之一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明知為有罪之人,而無故不使其受追訴或處罰者。」
(二)刑法第 215 條:「從事業務之人,明知為不實之事項,而登載於其業務上作成之文書,足以生損害於公眾或他人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百元以下罰金。」
(三)刑法第 213 條:「公務員明知為不實之事項,而登載於職務上所掌之公文書,足以生損害於公眾或他人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四)刑法第 211 條:「偽造公文書,足以生損害於公眾或他人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五)刑法第 214 條:「明知為不實之事項,而使公務員登載於職務上所掌之公文書,足以生損害於公眾或他人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百元以下罰金。」
(六)刑法第 165 條:「湮滅關係他人刑事被告案件之證據,使用偽造證據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百元以下罰金。」
(七)刑法第 310 條:「意圖散布於眾毀損他人名譽之事者,為誹謗罪,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百元以下罰金。」
(八)刑法第 313 條:「散布流言損害他人之信用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一千元以下罰金。」
(九)刑法第 304 條:「以強暴、脅迫使人行無義務之事或妨害人行使權利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三百元以下罰金。前項之未遂犯罰之。」
(十)刑法第 342 條:「為他人處理事務,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利益,或損害本人之利益,而為違背其任務之行為,致生損害於本人之財產或其他利益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五十萬元以下罰金。前項之未遂犯罰之。」
(十一)刑法第131 條:「公務員對於主管或監督之事務,明知違背法令,直接或間接圖自己或其他私人不法利益,因而獲得利益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七萬元以下罰金。犯前項之罪者,所得之利益沒收之。如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十二)刑法第 134 條:「公務員假借職務上之權力、機會或方法,以故意犯本章以外各罪者,加重其刑至二分之一。但因公務員之身分已特別規定其刑者,不在此限。」
(十三)貪污治罪條例第 4 條「有下列行為之一者,處無期徒刑或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新台幣一億元以下罰金:……二、藉勢或藉端強占財物者。」
(十四)貪污治罪條例第 5 條「有下列行為之一者,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六千萬元以下罰金:……二、利用職務上之機會,以詐術使人將本人之物或第三人之物交付者。」
(十五)貪污治罪條例第 6 條「有下列行為之一,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三千萬元以下罰金:……抑留不發職務上應發之財物者。……對於主管或監督之事務,明知違背法律、法律授權之法規命令……就一般事項所作對外發生法律效果之規定,直接或間接圖自己或其他私人不法利益,因而獲得利益者……對於非主管或監督之事務,明知違背法律、法律授權之法規命令、職權命令、自治條例、自治規則……就一般事項所作對外發生法律效果之規定,利用職權機會或身分圖自己或其他私人不法利益,因而獲得利益者。前項第一款至第三款之未遂犯罰之。」
四、本案證據:如后
中華民國104年7月14日台灣台北地方法院檢察署北檢玉張104他3551字第47649號書函。
五、後言:
檢察官偵查刑事案件之檢察事務,依檢察一體之原則,檢察總長及檢察長有法院組織法第六十三條及第六十四條所定檢察事務指令權,是檢察官依刑事訴訟法執行職務,係受檢察總長或其所屬檢察長之指揮監督,與法官之審判獨立尚屬有間。關於各級法院檢察署之行政監督,依法院組織法第一百十一條第一款規定,法務部部長監督各級法院及分院檢察署,從而法務部部長就檢察行政監督發布命令,以貫徹刑事政策及迅速有效執行檢察事務……。本案檢察總長「不指揮監督」或「指揮監督吃案」,不管故意或過失,本人一定追訴。
告訴人:語文法資管教育學博士陳昱元clip_image002
中華民國一○四年七月二十二日星期三
clip_image004clip_image006
clip_image008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